大荔面花 传承农耕文明 厚植乡愁根脉

来源:陕西日报    作者:赵晨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28    
  八百里秦川最开阔的地带在渭南,确切地说在大荔。亘古至今,在这片奔流着黄河、渭河、洛河的平原上,悠久灿烂的农耕文明不仅滋养出丰盛富饶的物产,也孕育着特色鲜明的民间文化艺术。
  从同州梆子到朝邑剪纸,从九品十三花到同朝皮影,在大荔这座民间文化艺术宝库中,大荔面花无疑是最耀眼的“明星”。在文化和旅游部最新发布的175个“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名单中,大荔县凭借大荔面花跻身其中,成为唯一上榜的面花文化艺术之乡。
  3月5日,记者跟着春天的脚步,走进大荔探访面花制作技艺。当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、今年71岁的聂秀芳老人和28岁的孙女王丹熟练地拿起面团,聚精会神地制作起一对虎头馍时,巧手揉捏间,乡情乡韵再一次定格在精美的面花上……
  民间绝技薪火相传
  “大荔面花有样独门儿绝技——建筑面花。”3月5日,在大荔县,县文化馆馆长张文一见到陕西日报社全媒体报道团的记者,就抛出了一条“新闻”。
  在县文化馆二楼一间专门陈列大荔面花的展室里,一座半米多高的建筑面花摆放在最中间。大到基座、墙壁,小到飞檐、斗拱,细到盘龙柱、雕花栏,一座由馍馍做成的古戏楼活灵活现。张文说:“要看大荔面花的活态传承,就得去阿寿村。”
  从大荔县城往西南方向走,穿过洛河大桥,不一会儿,阿寿村就出现在眼前。这座洛河南岸的古老村庄,不仅是大荔面花制作技艺最为精湛的地方,还是建筑面花的发祥地。
  清同治年间,阿寿村药王庙附近的古建筑遭到战火损毁。为了将先祖留下的记忆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,阿寿村的百姓们便循着脑海中的样式,用巧手将面团捏成一座座精巧的建筑,复原旧貌、增添新彩,创作出独树一帜的建筑面花。
  从19岁嫁到阿寿村算起,聂秀芳已经做了52年面花了。在她的手里,面团就像是被施展了神奇的魔法,转眼间就变成了一条虬龙,一对鸾凤,一朵祥云,一株仙草……
  面案上的小篓子里,装着刀、剪、梳、针等工具,只见她快速地在面团上揉、捻、捏、搓、拨、点,很快,一尊造型生动、眉目庄严的面狮子诞生了。将狮头与狮身用竹签连接好,再把半圆形的支撑物在狮身下放好,上笼屉蒸上半个多小时后,冒着热气、飘着麦香的狮子面花就呈现在人们眼前了。
  “建筑面花都是先做部件,蒸好后再统一组装,零件总数和样式蓝图都在奶奶心里头装着呢。”一旁,正在捏面花的王丹说,“建筑面花是‘药王爷’的献食,每年过了正月十五就开始做,正月三十这天得做完装好,早了不行,晚了也不行。”
  王丹是聂秀芳的孙女,也是个标准的90后。从小跟着奶奶做面花,让她在耳濡目染中深深地喜欢上了这种传统技艺。现在,她不仅悉数学会了奶奶的手艺,还接过了奶奶创办的花馍店,将制作大荔面花当成事业干。
  “过去,面花传女不传男,传媳不传女。婆婆教会了我,我又教儿媳妇,本来是要传给孙媳妇的,但没孙子,就传给两个孙女啦。”眼瞅着一笼寿桃出了锅,聂秀芳笑着对记者说,“过去也发愁,老是担心面花没人做、没人学,这些年国家重视了,学面花的人也多了。早几年前,我还被请到四川成都住了大半年,专门教人做面花。”
  “县上很重视大荔面花的传承,再加上本来群众基础就好,面花艺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。”县非遗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林宏霞说,“现在,常有十里八乡的人来找聂老拜师学艺。”
  一辈辈薪火相传,现在,大荔面花正处在前所未有的繁荣发展阶段。据统计,大荔全县已有大、小型面花制作店铺500多家,仅阿寿村就有9家。大荔面花已有各级非遗传承人10名,全县日常从事面花制作的匠人多达2000余人,面花年产值接近1500万元。去年5月,省艺术馆与县文广局在大荔县共同举办了“全省新农村巧娘面花技艺提高班”,“面花之乡”的内涵又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。
  “大荔面花的明天一定会更好。”大荔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刘亨说,“县里正结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发展文化产业,统筹促进大荔面花的保护与发展,让这项享誉全国的民间绝技,在新时代绽放更耀眼的光彩。”
责任编辑:张小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