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》背后的悲壮爱情故事

来源:视界观网    作者: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13    
       崔苗口述  李纪元整理 
    
编者按:曾经四次走上星光大道并连续蝉联周赛冠军、月赛冠军、季赛冠军直至冲向全国总决赛,从此一举成名,并先后推出三张个人音乐专辑,现为陕西省音乐家协会会员、榆林市青联委员,榆林市政协第三届委员的陕北民歌手崔苗,为了从民间汲取更多的养分,不断充实自己,以提升自己的艺术水平,近几年专心致力于走访陕北民间艺人。五年来,她走遍了陕北榆林的各个村落,走进民间,无论风吹日晒,天寒地冻,她都坚持不懈,先后采访了李治文、柴根儿、冯怀青、张生枝、张天恩、白明利、刘明德、刘汉铭、郭侯旭、常配峰、李撙成、马子倩、杨巧、白秉权、刘学春、贠恩凤等60多位上至94岁高龄的陕北民间老艺人、歌唱家,拜他们为师,走进他们的生活,向他们学唱了陕北信天游、秧歌调子、水船调子、道情、酒曲等。她认为,陕北民歌离不开绥德、米脂。如果要唱陕北民歌,说不了这个地方的方言,无论你怎样唱,怎样模仿,都唱不出原有的那种味道。据介绍,她采访到每一首动听的陕北民歌背后都有一个真实感人的故事。现将她采写的其中一个故事发表出来,供研究陕北民歌的学者和读者们参考。
  因为我从小就爱唱歌,听见别人一唱歌,我就急着去模仿,并且学得很快,我也走头拾路就想唱,看见人家闹秧歌,我也一扑就上,这也是我的性格,我的这种单纯、率性、投入的性格也为我后来的人生带来许多麻烦。这且按下不提,只说我父亲为了让我学习唱歌表演,可以说不惜一切代价,他卖了家里的惟一的一头骡子,供我去艺校学唱。那时的学习条件非常艰苦,整天受冻捱饿,有时,别人吃过方便面剩下的调料,自己就偷偷的用指头蘸着添一点,再喝点水,以此来充饥,可以说吃尽了苦头。但是,我从没有停止对陕北民歌的挚爱,从跟戏班子到西安打工、推销老榆林酒,到上电视节目,我无时无刻都在唱我喜爱的陕北民歌。
  2009年,我经过两年多时间的排练和精心准备,抱着一个一定要上中央电视台春晚的梦想,先后四次走上星光大道并连续蝉联周赛冠军、月赛冠军、季赛冠军,直至冲向全国总决赛第八名,从此一举成了所谓的名人,并先后出了三张个人音乐专辑。然而,人怕出名猪怕壮大,随后就有各种搅抚和烦心事也接锺而至,遇到的种种烦心事,使我深深处于痛苦和迷惘之中。为了摆脱这一切,也为了从民间汲取更多的养分,不断充实自己,提升自己的艺术水平,干脆,我听了北京的一位大师的话,2012年,我毅然回到陕北,深入民间。五年来,我先后走遍了陕北榆林十二个县区的各个村落,无论风吹日晒,天寒地冻,我都坚持不懈。先后采访了李治文、柴根儿、冯怀青、张生枝、张天恩、白明利、刘明德、刘汉铭、郭侯旭、李撙成、马子倩、杨巧、白秉权、刘学春、贠恩凤等60多位上至94岁的高龄的陕北民间老艺人,拜他们为师,走进他们的生活,向他们学唱了陕北信天游、秧歌调子、水船调子、道情、酒曲等。从采访中,我才了解到每一首动听的陕北民歌背后都有一个真实感人的故事。我在民间找到的老艺人,他们对那些民歌以及背后的故事,都随口能唱出,随口讲出,只是歌词不同,内容稍有不同,但大体相同。比如《黄河船夫曲》《三十里铺》《赶牲灵》等等,并将这些故事一一记录下来。其中《泪格蛋蛋抛在沙蒿蒿林》这首歌的背后,就有一个悲壮爱情故事。
  著名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说:“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。是的,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。我也认为,我所理解的《泪格蛋蛋抛在沙蒿蒿林》这首歌,有一百个人唱它,就有一百种唱法,在每一个人心中,都有各自的理解。通过我这次对《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》这首歌的背景故事的采访,我觉得,大家唱得都有些偏差。其实,这首歌是给天唱的,不是给人唱的,是一首充满悲伤、绝望的发自内心的歌,是对老天不公的愤怒的吼喊。
  我读遍各种有关陕北民歌的书籍和网络,都没有找到《泪格蛋蛋抛在沙蒿蒿林》这方面的背后故事。经过走访张天恩的徒弟、绥德民间老艺人常配峰等,我了解到,其实这首歌源自于陕西与内蒙接壤的毛乌素沙漠地带,歌里唱的是一对苦命恋人的爱情故事。男主人公是一位帅气的后生,十七八岁左右,以给别人放羊谋生,不知叫什么名字,暂且就叫二蛋吧,他善于唱民歌,放羊时经常对着山野唱歌,练就了一副好嗓子。女主人公叫彩英,十五六岁。生得貌美可人,人见人爱。也有一副好嗓子,俩人都因为唱歌而相爱,并且以歌声来表达内心的爱。
  按照乡俗,他俩虽然不是同村,但属同姓,有远亲关系,不能通婚。他们的爱恋只能压在心底,不能被别人知道。况且,二蛋又是个拦羊小子,根本就没有资格与彩英谈对象。
  起初,彩英经常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,她容貌出众,身材苗条,经常担着饭罐子,手提竹篮子,去给地里劳作的家人送饭,在弯弯村路上、山路上行走时,因为要提防饭罐被倾倒,要做好平衡,走起路就格外小心,既要把步子压稳,怕打了饭罐子,受苦人一天的饭呢,又要走得快,免得饭凉了。就这样,她均匀地迈着细步,轻飘飘地走着,就像搬水船一样,正因为她走路好看,村里每年正月闹秧歌搬水船时总是让她扮演坐船姑娘。时长日久,村里的大人娃娃都叫她“水上漂”。
  放羊娃二蛋暗恋上她了。有事没事走到她跟前搭讪。彩英觉察到后生爱着她,不觉两腮发烧,产生了一种从未有的感觉,就连走起路也不那么自然了。时长日久,俩人产生了恋恋不舍的感情,一天不见面就好像短个什么,心上就像猫爪子挠一般的难受。每当想念对方时,二蛋在山峁峁上一唱,彩英就偷偷溜出门,因推上种地、乱草、赶集、闹秧歌,俩人去山旮旯旯约会,偷死圪命的。村里人认识他们,在羊圈里,柴草窑里,看见也装得没看见。而他们俩总以为别人不知道。总是在人面前装作不认识,平时双方很容易见面,但在人面前谁也不跟谁说话,只用眼神交流,这就是歌里唱的“见面面容易拉话话难”。
  他俩的事,村里人背后说成一份水,彩英和二蛋被说得抬不起头。他俩觉得,这样下去也不是个长远之计,俩人就拉上山羊上庙许愿,私定终身,破命也要在一跶跶里,二蛋也作好在正月里正式提亲的准备。
  陕北的正月里是非常红火热闹的,大人们之间,也在看秧歌期间,相互拜年。一天,彩英的父亲在秧歌场碰见来自山西的老拜石,就招待拜石吃饭,在酒喝得二兴兴中,说起了女儿彩英,父亲叹了口气说:“唉,我那憨女子,一满不听话,与邻村的一个拦羊小子勾搭上了,况且,还是同姓远亲,村邻亲戚们风言风语说成一份水,背兴得叫人抬不起头来,你说怎办呢?”拜石说:“这事好办,你那女子要人样有人样,要身材有身材,还有一副好嗓子,还怕寻不下个好汉哩?不怕,这事包给我。我正好有一个亲侄子,人家是大户人家,油食富贵,要马有马,要粮有粮,你要能做得了主,今天我就把定子钱给你放下,赶二月初五就让人家来迎亲。”俩人在喝酒中,三言两语就把女儿的婚事定了,并把定子钱也收了。这事叫一边做饭的彩英母亲听见了,她尽管不同意,但过去男人是主事的,女人没有说话的权利,只能暗地里偷偷哭泣。
  晚上,与二蛋约会的彩英悄悄回家了。为了不惊动家里人,她走得很轻。但是,还是叫没有睡着的父亲听见了,他在等彩英说话呢。他对躲在门背后的彩英说:“英子,你回来兰,快到大跟前来,大有好事给你说。”
  彩英只好说:“大,我回来兰。”彩英心里嘀咕着,平时,父亲总是凶狠狠的,今天怎这么高兴,像变了一个人。只听父亲兴奋地说:“英子,大养你十八年了,也不容易,也该寻个好人家了。今天在戏场里,我给我山西的拜石一块喝酒,他给你瞅下一家好人家,是山西的,我拜石的亲侄子,人家油食富贵,要马有马,要粮有粮,我把定子钱也收了。”
  起初,彩英心里还想,是不是父亲同意和自己和二蛋婚事了?心里还激动了一下,可父亲还没说完,彩英就趷噔跪下了,她感到天旋地转,她哭着求父亲说:“大呀,你不要把我卖到山西,我要跟二蛋在一起!”
  “父亲喝斥彩英道:“人家油食富贵,有马有粮。老子就是把你填进山水窟窿,也不会给那个拦羊的穷小子。”
  彩英哇地大哭一声,连夜跑出了家门,一晚上站在自家的脑畔上,满脑子想的就是就是如何如何寻短见。第二天,彩英把这事说给二蛋。说父亲跟干大俩个喝了一顿酒,三言两语,就把各自的女子给卖了,连定子钱也收了。俩人抱在一起,哭得天晕地暗。
  二月初五那天,山西来的男方家,拉着高骡子大马,响吹细打地把彩英抬上花轿,眼看一步步走出了村子。二蛋站在山峁上,巴望着心上人渐渐远去,绝望地对着天空喊着:“老天呀,你不睁眼呀,你乍把我杀了吧。”接着就唱出了这首感天动地的歌:
  羊(啦)肚子手巾(呦)三道道蓝,
  (咱们)见(啦)面(那)容易(哎呀)拉话话难。
  一个在那山上(呦)一个在(呀)沟,
  (咱们)拉不上(那)话儿(哎呀)招一招(呦)手。
  瞭(啦)见那村村(呦)瞭不见(呀)人,
  (我)泪(格)蛋蛋抛在(哎呀)沙蒿蒿林。
  歌声响彻天地。在曝晒的太阳下,二蛋撕心裂肺地哭喊着,摇摇摆摆着就倒在沙峁上,任由伤心的泪水滴在沙蒿林。失魂落魄的二蛋,再没有一点力气动一动了,只喃喃地喊着彩英的名字。这一切,都被对面山上拦羊的老汉看见了,他回到村里,把看到的听到的给村里人说,大家都唏嘘不已,感到惋惜。从此,村里人就把那首歌一传十,十传百地传开了。
  后来在北京,我对书法家韩亨林说,《泪格蛋蛋抛在沙蒿蒿林》这首歌是给天唱的,不是给人唱的,他当即激动地说:“苗,你说的太对了,你太有灵气了。这首歌真的不是给人唱的,是给天唱的,这不是一首欢快的歌,也不是一首高兴的歌,而是一首悲伤的歌,是充满绝望、苦情、痛苦、无奈的歌。心上的人儿都走出村村了,怎还能瞭得见呢?”。
  因为从小在陕北毛乌素沙漠里长大,对这块土地的风土人情,韩亨林了如指掌,他最能理解这首歌的真正含义了。(编辑 张娜)
责任编辑:张小编

上一篇:话剧《老舍赶集》追赶生活90年

下一篇:没有了